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暗香浮动的博客

共享文学风采

 
 
 

日志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2017-01-12 19:59:06|  分类: 文学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王润滋中篇小说《鲁班的子孙》给我们讲述了一个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的现实农村故事,小说围绕一场“父与子”的纠葛纷争,反映了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不断加深以及商品经济的到来,面对老木匠黄志亮和小木匠黄秀川之间出现的重重矛盾,周围的群众对他们的价值评判,展现了人的传统感情与现实政策之间的矛盾冲突,而作家在对大众群体进行描述的过程中,也体现出了难以取舍的复杂心理。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中提出:“现在我们知道了,组成群体的个人所表现出来的主要特点是,有意识人格不断消失,无意识人格不断强化,思想和感情因暗示和相互传染而朝着同一个共同的方向,以及暗示的观念立刻转化为行动的倾向。他不属于他自己,而是一个不再受自己意志支配的玩偶。”这一点在黄家沟里老木匠黄志亮经营的木匠铺面临倒闭的情境中就体现得淋漓尽致。尽管黄志亮有着劳动人民的善良情意,有着靠手艺、凭良心吃饭的沿承着鲁班的祖传信念,但是他却无法阻挡祖国大地上掀起的汹涌的改革浪潮。他经营了二十年的这个吃大锅饭、大家过穷日子的大队木匠铺再也无法维持,只得面临倒闭。但是木匠铺的成员们并没有理性地认识到它的倒闭是由于这种劳动组织形式(生产关系的某些环节)本身不适应生产的发展,而只是一味盲目地在一种消沉苦闷的情绪中争着抢着把“罪责”归咎到自己头上: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都怨俺。”老木匠终于说,“俺没本事,没后门儿,买不来便宜木料,打不出时兴家具,年年赔本儿,大队受损失,社员分不到钱。这不,连大伙的饭碗也给毁了。咳咳咳咳……都怨俺,怨俺……”老木匠眼里淌下浑浊的老泪。他抬起袖子,擦也擦不干。富宽慌了:“师傅,你这是怎的?怎么能把刀子往自个儿心头剜!问问黄家沟的老少爷们儿,谁敢说你对木匠铺不上心,俺黄富宽撕他的嘴!要说怨,怨俺!俺熊,他娘的驴百岁干不出一手好活计!是俺拖了大伙的腿,怨俺!……”富宽也哭了,孩子般地哭出了声。“也怨俺。”李衷瓮声瓮气地说,“干活光知道出死牛劲,没点儿心计,费工费料。”“也怨俺,干活不尽力。”黄兴使劲低着头,小声说。“也怨俺。”小金子说。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将这种观念潜移默化地传染、影响到其他人,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把木匠铺的倒闭盲目地归结为他们这些朴实的劳动者主观上没有尽力。从理性的角度来讲,新的经济政策即将实施,广大农民群众都应该为获得自主权而感到高兴,但是作者笔下的木匠铺的成员们却都郁郁寡欢、愤愤不平,在惋惜之余没有一点如释重负的神情,更别提感到充满希望了。因为他们并没有认识到结束“大锅饭”已经是大势所趋,是符合时代浪潮的。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小说中,面对为了最大化实现经济利益的黄秀川,以黄志亮为首的黄家沟这班人马似乎都不约而同、自发地站在了一条阵线上,除了盲目地忏悔自身的不够尽力外,就是给予黄秀川以很大的责难,不得不说大众的这种做法是缺少理性的。黄家沟的群众对小木匠的心理从苦闷上升到极度的愤慨,正是自发形成而有失理智的偏颇的大众心理在作祟。而这种个体意识消失导致的偏执和独断,使得大众又具有了某种攻击本性,并显现出一种冷漠与犹疑。当大众在心理上一致对小木匠采取反对、批判的态度的时候,黄小和便趁机对黄秀川的木匠铺做了更为犀利的抨击:“这有啥不好意思,杀不得穷人做不成财主!旧社会是这样,往后瞧好吧,脱不了也这样!”黄小和对小木匠的带头批判、冷嘲热讽的同时激起了其他围观群众对小木匠的不满。作为“看客”,群众之中稍有愤怒的朝门里骂两声,觉得事不关己的随声附和地笑着,因为大家觉得在这样一个群体中,不需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于是无所顾忌地争抢着在一种极度混乱的状态下“各抒己见”。然而在老木匠看到此情此景觉得小木匠丧尽天良、自己也被他害得颜面尽失并当众狠狠地摔毁了儿子的价目牌时,他却没有获得群众明确的支持,大众没有完全地站在父子俩的任何一边,倘若真正要他们给出坚决的态度——到底是老木匠坚持沿承下来的传统感情略胜一筹,还是小木匠适应商品经济的做法值得肯定——恐怕大家又都会感到茫然无措、难以抉择。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小说中大众在价值取舍上微妙的犹疑折射出作者本人纠结、复杂的矛盾心理,面对传统感情与现实政策,作者也无法彻底地倾向于某一方,很难断言孰重孰轻、孰是孰非。木匠铺倒闭后,小木匠黄秀川从城里学成归来,开起了私人木匠铺。秀川从经济利益出发,不愿意接受富宽,不愿意背上“包袱”,可能还不愿意为此落下雇工剥削的恶名,这是他的考虑。但这是心心念念重视传统感情的老木匠绝对不能接受的。面对这次冲突,小木匠安抚父亲后决定亲自去富宽家说。刚进院子便勾起了他的回忆:小时候富宽给他吃柿子、讲鲁班的故事……想起这些他仍感到十分温暖,触碰到心底很柔软的部分。除了躺在炕上的老人毫无反应,富宽两口子还是很热情的,忙着给小木匠拿柿子吃。听到富宽两口子说木匠铺倒了全家生活都没了希望,小木匠的心也动过、软过,只是作为一个商人,他又无法不考虑经济利益……从小木匠不断摇摆的心理,我们清晰地看到了作者在面对传统民间情义与现实经济利益的冲突时价值取舍的犹疑和艰难。而富宽一家的态度变化更将这种两难表现得淋漓尽致。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当小木匠委婉却又“狠心”地拒绝了富宽入伙木匠铺后,老爷子明显气急了,掀开被窝,露出了愤怒的扭曲的脸;富宽两口子“已然呆在那儿,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其实当老木匠之前说了会让富宽加入木匠铺时,富宽家的人心底里是很感激的,他们认为这是乡里乡亲感情的力量;但另一方面小木匠带来的“噩耗”从天而降,他们又不得不接受,同时当富宽理智地思考之后,似乎又没有理由全怪秀川,他认为那是他大侄子凭技术、凭本事,按劳分配,不吃大锅饭!所以尽管足足难受了好几天,但是之后好心的富宽却又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来看老木匠,还不时开着玩笑……对富宽这种复杂心理的描述折射出的正是作家内心的冲突,感性上支持老木匠尊重传统感情,但理智上又知道社会潮流不可逆转,创作主体复杂的创作心理使作品产生了斑驳的意义色调。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王润滋出身于农村,对农村有着很深的感情。在《鲁班的子孙》中,作者要维护他爱戴的“传统美德”,但现实又要服从支配它的价值规律,两者互不相让,最终使得作家陷入了矛盾之中。作者借黄志亮沉思黄秀川变化之口说道:“儿子变了,一只看不见的手把他捏得走了样儿,这只手,多么大多么有力量的手。他自知扳不过这只手。谁也扳不过这只手。”那么这只“手”是什么?是无法抗拒和违背的历史发展潮流,是商品经济新的经济政策。若不尽快顺应这袭来的时代潮流,那么黄家沟的村民必然被社会淘汰。然而为了“顺了这世道”就要村民们“摒弃多少年来遵守的鲁班的古训而成为一个个有着不洁的灵魂的‘不孝的子孙’吗”?面对盛有传统感情与现实政策的天平,就像周围的群众没有彻底倾向父子俩的任何一方一样,作家也无法在这两难中做出抉择。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作品结尾不长,连标点符号在内,才七百六十五个字。可是作者却把它单列成一节,并且加上了标题——《明天的故事》。按照常例,读者想到这里寻找结局,然而,这里既没有“结局”,更没有“点题”之类的话,按照某些写作教材的标准,可能讥为“蛇足”,可是,作者的艺术功力恰恰表现在这里。这个结尾,不仅把作者“藏而不露”,极其质朴的艺术风格臻于完善,而且像一面“定音鼓”似的,最后给作品的主人公定准了基调,从而,也把作品的倾向性,或者说作品的乐观主义基调,在不知不觉中渗透出来。套用木匠的行话打比方,是最后上了一层亮漆,是原来的色泽显示出固有的明亮来。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这短短的结尾,涉及到作品中的四个主要人物,依次是小木匠秀川,老木匠黄老亮,秀枝和富宽。

小木匠黄秀川是争议最大的人物。有人指责说:这个人物的一切都带有某种新人的素质,作者只是为了“扬父抑子”的需要,把他写成个“性格分裂”的人物。其实,认真读一下结尾便会发现这种指责是没有根据的。因为他并没有回到黄家院里来,只是关于他的传说甚嚣尘上。作者举了几种可能性:当了养老女婿、工头、失业者、临时工,甚至成了残废人,独独没有成为革新家,闯将,甚至连手艺能人,科技流浪汉的助手都没有。传说,本来允许人们发挥想象力,甚至可以想入非非,可是为什么作者不提及有人说他出国发了洋财,也不提及他参加了某省某市的技术表演呢?原因很明白,作者写的是“这一个”,这是艺术典型法则规定的,他不可能是某些评论者所期待的那样:既有老一代的优秀品格,在家里保持着对父亲和对妹妹最深切最真挚的感情;又有着新一代的时代光彩,在木工经营上有自己的追求,雄心勃勃,改革工艺,科学管理,钻研技术……那种洁白无瑕的“挑大梁”的角色是另外一个黄秀川,而不是现在的、《鲁班的子孙》中的黄秀川。作者写的黄秀川自然也“含有不可掩抑的新的时代特征”,这便是在急剧变革的社会生活中,应经济改革之运而生的新事物与旧的剥削阶级意识可悲的连接在一起;好与坏一起驱使着、而丝毫不自知,他还没有获得自由。所以,其实是一个悲剧角色。他要挣脱这种悲剧的命运,还得经过“明天”,“明天的故事,谁来讲下去?”我想就应该是这个小木匠啊!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说小木匠是个“新人”,只能做这样的理解,他在当代文坛上首次出现,是当代艺术画廊中的新农民。他既有旧的继承性(包括好的与坏的两个方面,即:有从老一代木匠那里继承来的劳动人民的思想感情,精神环境,又有从剥削阶级那里受到的利己主义熏蒸),又有许多我们时代的特征(例如:他敢于顶撞那位骄横的支部书记,这种坚信自己事业正义性的豪情,离开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拓的新时期,就会变得不可思议)。他同样是一个真有复杂内蕴的人物形象,不能简单地用某种标准去评论他。在这个独特的结尾中,这个基调是通过他人的眼睛来确定的。他人的评测,有无稽之谈,也有确凿之论。是非曲直,作者含而不露,但却引导读者去深入地思索。结论自然是明确的,尽管他也说过香港日本有雇工自由,但他却没有跑去的可能,“别看天底下这么大,离了黄家沟没有立脚的地方”。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黄老亮这个形象具有不可争议的美学价值。争论双方几乎都一致承认,这是在我国近年小说中一次成功的艺术创造,而且也几乎一致承认这是作者“从生活实际出发,创造出的令人深思,不同一般,具有复杂内涵的艺术形象”。作者绝不是简单地描写这个老木匠的性格,而是写出了他的内心的复杂性。他一方面描写老木匠作为一个劳动者的正直、高尚、纯朴、善良的性格,一方面又写出了这个手艺人的保守、落后、胆小、软弱的个性。在这个人物身上深刻地体现了一个小生产者的狭隘思想。也许正因为这一点,父子两代的冲突,不仅具有了不可避免性,而且打上了异常鲜明的时代烙印。令人拍案叫绝的是,这种冲突,因为有那样的历史纠葛“陈年旧话”,又有着风雪接站那样的“盼子欲疯”,作者以如此细腻、深情的笔触把读者带入了美的境界之中,于是更加千丝万缕,更加富有戏剧性,而饱含着父子之情的这场矛盾也就更加体现着无比丰富的社会历史内容。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读者在看到结尾时,已经在感情上与老木匠一起,经历了肠回九转的起伏,在这里作者十分细致地揭示了老木匠的心理历程,读者仿佛摸到了那颗纯洁晶莹的心。更为他的善良欲哭无泪。不是这样吗?他满怀深情地期望着儿子能把他一生心血经营的大队木匠铺撑起来,可是儿子却自作主张要开木匠铺;他想把像他一样善良的富宽拉入合伙,可因为铜钱熏蒸,儿子被无形的手捏成了他不知道的形状,变得用十块钱去埋汰人了。他的善良,或者说他的人生观和道德观面临着如此巨大的挑战,便愤而出走,可是归来之后,却看到了那无异于宣布黄家祖传美德丧失净尽的“价目牌”,于是他爆发了难以想象的力量,拿下并砸碎了这块牌子。这一去,完成了这个复杂的性格,让一个完整的、具有丰富意蕴的、促使人们认真思考的艺术形象呈现在读者面前。问题是思索什么?思索“他是对的,然而失败了”;还是“他的儿子是对的,他只是假社会主义”?显然不会如此简单,读者会想得更多,更远。这才是真正的艺术,不是从生活的表面轻轻地滑过去,而是到生活的深处去开掘,去寻求。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这种寻求可能有各式各样、但有一条结论却是共同的,这便是老木匠黄老亮同样也是个悲剧的角色。他活在我们的时代里,优点、缺点、长处、短处,都与我们的现实紧紧联系在一起。他为什么要扮演悲剧角色呢?有没有历史的必然性呢?他的那种传统道德观念与他的生产方式有没有必然的联系?这大概不取决于他自己?所以,作家的道德感和历史感在这个人物身上是有机地统一在一起的。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应该指出的是,作者对这个人物的品德抱有一种美好的情绪,但并不认为他是一个具有先进思想,能够开拓生活的人物,并不在他身上寄托什么理想。作者只是客观地叙述父子之情,而作者又过多地从父亲的角度来写人情之美,所以就特别地强化了作者的“褒父”倾向,以致有人觉得小木匠未免“蒙冤”。这种感觉,只要你认真读一下作品的结尾也会大大冲淡的。作品结尾中着力点染的有两点,一是对儿子的信念:“不回来他能上哪去?”这不仅是对女儿的安慰之词,还是他信赖儿子的宣言;二是对儿子的思念,他精工细作,准备了结婚的箱柜,热望着儿子:“秀川,回来吧……”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这种描写,给老木匠性格定下了基调,父子两代是两种人生观和道德观的不可调和的矛盾冲突吗?一定非甲即乙,或者非乙即甲。正与反、好与坏?如果这种分析成立,那么老小木匠就只能是简单的好人,坏人。作者就是“褒父抑子”,企图用旧规范来解决新矛盾。可是,作品的结尾却令读者深思,似乎不可能去如此简单的划分,老木匠的感情似乎要比这深沉得多!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同样,结尾中也再次照应了秀枝的善良。这个温柔的姑娘怀着一颗善良的心在等:“俺哥还能回来吗?”在这里,我们确实赞赏作者刻画人物惜墨如金,但又有画龙点睛的笔力。在作品中一些次要人物,例如支部书记,富宽婶子,乃至公共汽车的司机,都是寥寥数笔,稍事勾勒,便让人物跃然纸上。富宽那病在床上的爹共写了三次,前两次写他都是一句话,写他“眼睛紧闭着,没有一点声息”,可是“突然被窝掀开了,露出老人愤怒得扭曲的脸”,“钱,把钱还给他!”,“他几乎在吼,吼给儿子媳妇听,吼给院子里的人听。”只这一“吼”,就把人物写活了。在这里写秀枝只此一句,也就令读者心弦激颤,潸然欲泪了。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结尾中出现的富宽,是作品中最重要的次要人物。作者是把他作为黄老亮的影子来刻画的,在“明天的故事”中,他不当木匠了,有没有深意呢?这要读者去思考。

总之,这个短短的结尾,给作品的主要人物形象确定了基调。他们都是悲剧角色,但又不是简单的悲剧人物,都生活在我们的时代之中。在我们的时代里有的悲剧人物在呐喊,在冲突,在那么深重的感情纠葛中去碰撞,去搏击,这些现实,作者从生活中观察到了,撷取来了,而且那么真实地、艺术地把它再现出来,让人们去深思生活的严峻。这可不能浅尝辄止呀!作者为了让读者回味,把它浓缩了,浓缩成“明天的故事”逼读者去驰骋想象,这便是这结尾的艺术力量。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这个结尾,的的确确是一条不可缺少的“光明的尾巴”。有的评论文章指责作品的思想倾向发生了倾斜,事实并非如此,请注意这个独特的结尾吧,因为它是作家政治倾向性非常艺术的体现。这部作品有很浓郁的生活气息,这是很容易被人察觉到的,可是它那相当浓重的乐观主义色彩,却容易被一些人忽略了。甚至有人说作品有忧心忡忡,感时伤世的味道。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仔细读一下作品独特的结尾,这种担心便会释然,因为作品的结尾蕴含着乐观主义的基调。

作者在八三年初写道:“我觉得一个真正有出息的作者,宁可苦难,也应该去反映现实生活,去触及社会,去为人民呐喊”,“我们的社会非常复杂,各种矛盾,各种思想,表现得非常激烈,农民有很多苦衷,也有很多欢乐,那么,我们的作品如果不去揭示这种东西,一概地去讲莺歌燕舞的话,我看与我们良心有所违背,所以我最近写了几个作品,侧重揭示我们的社会矛盾,给老百姓说说心里话,表表他们的苦衷。”(见《海鸥》1983年第一期)这几个作品里面就有《鲁班的子孙》这篇作品。酝酿的时间很长,早在1981年秋他去庐山参加笔会时就写好了一千五百字,生活中的许许多多小木匠在时刻触发着他,正如有的评论指出的:作者对当前农村社会生活中的“时弊”,对一部分农民洁净,纯朴的心灵被金钱玷辱的现象,对巨大的历史进步中某些人道德水准的下降,怀着深切的忧虑和激愤。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值得指出的是,在这部作品中,的的确确有忧愤,但是却没有悲叹,更没有世风日下的感伤。这还是从结尾中渗透出来的。

在结尾中,我们发现所有的人物都发生了耐人寻味的变化,这变化也许不那么惊心动魄,然而却并不寻常,老木匠“花高价上市场买来上等楸木给儿女们打结婚的箱柜。没雕龙,没刻凤,老古样子儿女们看不中,给他们打捷克式的”。他不是也得顺乎潮流,不能一味保守、闭塞下去吗?那“干一辈子也是撸生木匠”的富宽,终于放下了木匠家什,让他刚下高中的老三当学徒,而那绣花闺女秀枝,一句也听不到她放下手工活的后悔,难道这是没有时代变迁的影响吗?技术进步、智力投资、机械化的吸引力等等,这些打着我们时代烙印的事物正在黄家沟的日常生活起着作用,变革那么富有生命力啊!至于小木匠,前面已述,老木匠对他的信念决不是无端的。值得进一步探求的是,老木匠顽强地把传统道德观念传给下一代木匠——富宽的老三,那么这传统观念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会怎样呢?它可能萌发出形形色色的新芽,但肯定有一个枝芽特别茁壮,这便是在小木匠身上体现的,即是在他财迷心窍时,也无法丢掉他对乡土、对慈父,娇妹深沉的感情。这导致他不会永远地离开黄家沟。所以老木匠抬起头,望着高远的天空,喃喃自语道:“秀川,回来吧……”这其实是一首“招魂曲”,在黄家沟所在的大地上,正经历着变革,老木匠、小木匠都会在变革中起伏升降,但最终还是会有“明天的故事”,读者坚信,淳厚朴实的感情之花,不会结出毫无希望之果的,绝望悲叹又从何说起呢?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原创】传统的消失——《鲁班的子孙》赏析 - 暗香浮动 - 暗香浮动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